当前位置:主页 > 图赏今日 >减税竞赛是危或机西蒙·蒂尔福德 >正文

减税竞赛是危或机西蒙·蒂尔福德

减税竞赛是危或机西蒙·蒂尔福德

全球公司减税竞赛在2018年有加速之势。据经合组织最新的发达经济体税收政策年度评估报告,公司利润平均税率,已从2000年的32.5%,下降到今天的24%以下。


这一趋势不难理解。私人部门投资仍萎靡不振,政府竭尽全力要保住经济蛋糕。减税将公司留在你的管辖区总比完全放弃这笔收入要好。

毕竟,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考虑建设新厂或其他设施的企业,会被吸引到税收机制最有利的国家。

类似地,面临一国较高公司税率的企业,可能会决定把经营活动迁往别国。

或者,它们不会改变人手、破坏供应链,而是想办法将利润注册在低税地区——常用手段是将总部功能搬出。

对很多经济自由派和传统保守派而言,这些“税收竞赛”是一件好事,因为他们认为降低税收能够解放市场力量,从而推动创新和增长。


两派各说各话

此外,这一观点的支持者认为政府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对企业征税。因为对公司利润征税降低了企业可用于投资或涨薪的资金,他们视之为对企业员工而非所有者征税。

但税收竞赛应该令经济自由派感到担心。税收竞赛不但会强化垄断趋势,破坏企业间公平透明的竞争;还会让政府失去维持公共品所需要的资金,包括教育、医疗、基础设施和法治等,而这些公共品是企业生存的基础。也没有证据表明公司税负担真的落在了员工而不是资本头上。

无党派立场的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和税收及经济政策研究所等机构清楚地证明,公司税影响超过80%落在了股东而非工人头上。

冲击经济活力

尽管如此,市场自由派会说,公司税“扭曲”了行为,阻碍了财富创造。但这过于简单。首先,管辖区之间的税收竞赛迥异于企业的市场竞争。

当政府试图用补贴、免税期、特别豁免和加速折旧等手段吸引投资时,就会制造破坏比较优势的扭曲。

企业将更热衷于争取最佳金融激励,而非投资于潜在生产率收益最大的领域,经济活力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减税竞赛是危或机西蒙·蒂尔福德 全球公司减税竞赛在2018年有加速之势。

政府投资公共品比减税更有效

此外,税收竞赛推动了市场集中和垄断,因为它让竞争向老牌跨国公司倾斜,而不利于体量较小的潜在竞争者。

大企业拥有资源利用避税港来分配利润和避税,而中小企业一般无法做到。

毫不奇怪,近几年来跨国公司税负下降的速度远快于小企业。

税收竞赛鼓励公共品免费搭车,并制约政府提供公共品的能力。和个人一样,企业的成功并不完全依靠自己。

如果无法获得健康的、受教育程度良好的劳动力、基础设施和执行合同、专利和知识产权的司法体系,企业将一无是处。

事实上,从经济上讲,政府进行公共品投资可能比减税更有效。公司已经坐拥大量现金盈余;但是,它们并不把这些现金投资于工人、设备或研发,而是用于回购本公司股票。

在美国,这一做法自2017年12月公司税减税实施以来有所加剧。

最后,公司利润有时来自寻租或其他不产生价值的活动,绝对应该课税。有理由怀疑许多商业活动——博彩、酒精销售和广告、金融投机等——根本不会产生任何经济收益。

许多公司从“分配”活动中攫取利润,吸取经济中已经存在的财富。

但即使通过提供全新或改进的产品和服务创造了真实价值的企业,也只能惠及社会的一小部分。

继续破坏市场竞争

无论如何,这些企业应该被课税,以此为公共品融资。

说到底,政府要想领先于经济破坏趋势,就必须调和税收体系中的要素。

欧盟和美国之间的协议能够为更广泛的国际税收机制打开局面。

但跨大西洋关系正处在几十年来的最低谷,在近期实现这一目标希望渺茫。

同时,税收竞赛将继续破坏市场竞争,也让政府无法获得资金投资于公共品。

而从长期看,公共品是确保企业盈利能力的必要条件。

西蒙·蒂尔福德全球变化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文章标题: 减税竞赛是危或机西蒙·蒂尔福德

推荐文章